添加【金融之家】为好友

扫描二维码

或添加QQ 【724996599】成为为好友

满足以下场景,获得更高通过率:

1. 新融资求报道

2. 新公司求报道

3. 新产品求报道

4. 金融新闻爆料

我知道了

如有投稿需求,请发邮件至 tougao@jrzj.com

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加密货币熊市中,我们在瑞士看到了什么共识?

来源: 首页 > 法律法规

2018-11-02 19:40:03 
数字货币熊市接近一年之际,BABI财经 的两位小编展开了一趟为期十天的瑞士之行,这趟旅程中我们参加了联合国大会、走访了瑞士的街头路人,参加了当地的meetup。东西方对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态度的极大反差,让我们这里想用“三刻拍案惊奇”的副标题来向各位展开这段奇妙旅程的故事。

惊奇之一:扑面而来的“萧瑟感”与中科大天才少年

刚到瑞士第一天我们就被震惊了,因为这个人均GDP全球第二的国家,主要商业街的店铺全部大门紧闭,路上行人零零星星,加之时值深秋,阴郁的迷幻之中不免让人联想到衰败、萧瑟这样的词汇。

作为一个喜欢、并只能在周末逛街的中国人来说,这样的场景让我们诧异,后来查询才知道商店周末不开门、平时也早早收摊不只是当地人的生活习惯,还被写进了联邦法律,体现着企业尊重员工、家庭的利益的传统。

但瑞士2017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可是高达8万美元,全球排名第二,比邻居法国高出一倍有余。

作为整个欧洲高科技企业最为密集的国家,瑞士拥有孵化出了以太坊的小城楚格(Zug),这里更是有着“欧洲硅谷”的称号。既然带着这样的预期而来,迎面的冷清还是让我们感到了些许的意外,我们对此次瑞士区块链之行的前景打上了小小的问号。

“其实,瑞士人虽然不加班,但他们的交出的产品质量很高,这点我深有体会,”在瑞士求学、工作了五年的王成对BABI财经表示,“有些工作不是靠加班就能做出来的,尤其是涉及到高精尖技术的工作,更多的要靠科学研究,不是盲目堆砌。”

王成曾就读于中国“天才密度最高”的中科大,专攻数学、密码学专业,后来在洛桑联邦理工深造博士学位,这是一座很多人可能没听过,但却常年排名欧洲第一的理工大学。

王成也是少数能留在瑞士工作的华人精英之一。三年前尚未毕业的王成在瑞士电信公司就找到了一份年薪折合人民币百万+的工作,当时的他还在研究人工智能系统,不过如今的他却放弃了用他的话说“体面且轻松”的工作,转而全力投入区块链公链技术的研究。

“比起人工智能,还是区块链让我兴奋啊,人工智能的研究已经走进死胡同,而区块链的应用空间太大了!”典型的“技术男”王成向我们讲述自己的经历时,这一段颇为激动。

瑞士这个维持了200年中立、人口才八百万的纯内陆国家,能在全球萎缩、欧洲面临崩解危机中,持续成长,与瑞士企业重视创新,思维灵活是分不开的。欧洲老牌帝国们面对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还在踟蹰不前之际,瑞士政府已经制定“世界区块链之都”计划。

截止本周加密谷官方网站统计显示,已有超过670家区块链企业在瑞士山城楚格开展业务。这些公司的范围从初创公司到“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从投资机构到律师事务所。

惊奇之二:街边随机走访竟遇hodler

不能亲自去楚格走访是我们本次瑞士行的一大憾事,因为工作上需要cover的日内瓦联合国会议5天议程十分紧张。不过既然飞了近一万公里来到这里,我们还是想全面了解一下欧洲的“吃瓜群众”们对数字货币的看法。

于是,走上街头采访无疑能带来最直观的感受。要随机抓老外做街头调查,我们显然会有点腼腆,但想想五年前,如今市值三千亿的小米雷军在街头派传单、做调查,遭遇十五次“拒绝”依旧淡定,我们心态瞬间乐观了很多。

图:2013年小米董事长雷军在进行街头调查

我们准备了如下几个问题:

1.你知道啥是比特币吗?
2.是否拥有/或认识朋友拥有数字货币?
3.3000美元现金和一个BTC,你选哪个?
4.兰博基尼和法拉利,喜欢哪个?

考虑到这座号称世界“和平之都”湖边小城百年无战事,且人民生活富庶安定,应该对带有一些投机性质的数字货币不太感冒,本来没报多大希望的我们在调查了40多位路人(有本地人也有游客,还有一群天鹅)后,事实颠覆了我们的刻板印象。

● 100%的受访人知道比特币
● 约五成人知道比特币大概的原理
● 约三成人在现金和比特币之间选择比特币
● 有四个人真的拥有数字货币

虽然真正持币的绝对人数不多,但考虑到我们的调查只有几十人的非常小的规模,这个比例还是超乎我们想象,原本我们预计不太可能碰到持币人。

比如下面这位来自隔壁法国做数据库研究的小哥,去年六月因为对区块链技术和DAPP感兴趣,买了一枚以太坊,到现在没卖过,也不打算卖:

另外,关于兰博基尼和法拉利的“画外问题”,大约有七成人的回答是都不感兴趣,更喜欢走路或自行车,这在欧洲并不稀奇,其实这个问题在另外一个美国的街访节目里也出现过,当时只有一个人回答“不care”,两地区的人民性格形成鲜明对比。

图:美国加州今年年初的某街访节目

惊奇之三:千人大会无人关心币价

其实本次的“主菜” 是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DA)主办的2018世界投资论坛,其中可以说是在联合国级别的会议上,史无前例的开设多个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相关的主题论坛,意味着这一新兴主题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巨大影响,大到让各国的官员和传统行业领袖们无法忽视。

总结一下我们这次参与的三场联合国会议+一场local meetup,合计参与者超过1000人:

1. 几乎没有人关心币价,至少没有说出来
2. 关心技术落地应用的人是绝大多数,国内的话说都是“链圈”的人
3. 数字货币已经被广泛认可为一种资产,无需像去年一样再争论其价值

图:区域链技术与可持续发展分论坛,设计最多容纳六百人的会场涌进了七百多人

“6年前,当我在一群科技企业家面前谈论区块链时,他们以为我是个疯子,但如今区块链获得了全社会的关注。” 坎布里亚大学的IFLAS研究院教授Jem Bendell 发表演说时表示,“但我也相信这项科技并非万能,我们该探讨的是如何让它走的长远。”

和Bendell教授的态度类似,到场的所有演讲嘉宾和提问观众,关注的都是区块链技术本身,具体到如何改善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包含气候变迁、贫富差距扩大、粮食不足、与能源问题,没有一个人提到数字货币的牛市熊市应该怎么办的问题。

来自Fairfood International的常务董事Sander De Jong展示了食品溯源工作上,区块链技术对农民和消费者两者如何带来益处。

来自币安的赵长鹏现场展示了如何在币安慈善基金的网站上进行善款的追踪,以及区块链技术如何保证善款将100%进入受益人手中,当场引发了满堂掌声。

提到一些社会上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寻求区块链解决方案以提高财务和运营效率,这是事实,”来自全球最大区块链行业联盟Hyperledger的生态系统负责人Marta Piekarska掷地有声的说道,“如果你非要在垃圾堆里找,那你只能找到垃圾。”

欧洲议会科技选择评估委员会主席Eva Kaili可能代表了来自监管层里开明派的声音,她认为应该有一种更宽松的监管方式,以防影响科技创新,“因为历史一再证明,监管总是滞后于新事物的发展。”

图:区域链技术与可持续发展论坛部分演讲嘉宾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非常看好区块链技术,我们需要不同的声音。

在紧接着的另外一场主题为《区块链:现实 or 幻想?》的闭门讨论中,到场的嘉宾们可能感觉更放松,所以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普华永道(PwC)的审计科技与创新合伙人Peggy Gondo坦言,PwC的研究报告显示,区块链大规模应用爆发还有4-5年的时间,实际上我们还在应用的早期。甚至比特币最终都会消亡,目前上千条链中哪一条将脱颖而出,谁也不知道。

图:来自澳大利亚的小哥讽刺圈钱项目的段子引发全场爆笑,亮点是角落里的CZ

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前景,来自币安慈善基金的Helen Hai表示自己不下定论,但根据她以前在非洲发展制造业,创造就业,实现出口创收的经验:

“当遭遇一只老虎,西方人普遍的做法可能是立刻拿出电脑作出各种分析,然而很可能马上就会被老虎吃掉。亚洲的企业家精神在于——我们会立刻骑到老虎背上去征服它。”

恩,区块链世界,与其坐而论道,不如“撸起袖子”上手就干。

图:币安慈善基金负责人Helen Hai
在另一场《数字货币与区块链对会计的影响》的圆桌讨论中,来自联合国贸发会议、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及各国会计标准机构的代表展开了深度探讨。

代表们几乎一致认为区块链技术在审计、跨境资金交易、保险服务等领域有着非常大的应用潜力,不过面对应如何统一数字货币在财务上的处理,大家则观点迥异。

是在旧的分类中为数字货币找一个“坑”安进去,还是建立一种全新的资产分类?全球标准的制定是个漫长艰巨的任务,应以学术机构、行业领导企业,以及区域联合等多条线共同努力。

我们发现,在这些顶层制度设计者的眼中,没有一个人质疑数字货币是一种有价值的资产,大家已经在讨论如何使数字资产融入现有会计体系中。

略微遗憾的是,监管和市场现在貌似形成了“鸡和蛋”的问题,监管在等应用案例,机构在等监管才敢大规模投资/应用,这是一个尴尬的局面。国际会计标准协会董事会成员Craig Smith在讨论中表示,标准制定机构希望看到更多商业机构披露自己的交易信息,更多的案例会加快标准制定者们的动作。

如果说联合国的区块链大会可能有些“高屋建瓴”不接地气,为了进一步体验当地的“加密文化”热度,我们又前往参加了一场小型meetup,主题便是向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的人们介绍实际落地应用。

其中特别生动的一个案例是代表Bancor项目演讲的Will Ruddick博士,他代表一家非营利性组织,与Bancor合作,在非洲肯尼亚等地运营“社区货币”项目,加入这一项目的当地居民,可以利用Bancor协议发行自己的“货币”,当然,要基于自己能生产的商品或服务,Bancor用算法保持该每一个币种相对优良的流动性和价值稳定。

图:Will Ruddick博士演讲现场
这样做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让非洲人民发币圈钱,而是希望在贫困地区打破打破历货币使用障碍,刺激商业行为的产生。

这一案例似乎让在场的听众们开了眼界,到了中场休息时,人群把Ruddick博士团团围住,询问更多Bancor机制的细节。

我们在这场meetup里还“搭讪”上一位当地已经非常富有的医生,他谈及来这场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解区块链技术能否提高现行医疗系统的效率。

这位名叫Vedette的医生说,“对于我来说,看到更多的是如何利用先进的技术提高我老本行的服务水平。大家都得付出劳动才能收获财富,我不认为投机能够长久。”

结语▲▲▲

过去一年里,涌动的热钱显示了中国国人对区块链的热情,但似乎仅仅是追逐资本回报的商业层面。

中国的各类区块链速成大会从收费都人满为患,到免费,甚至送礼招呼人来参加,这一年真正让很多人感受到“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所以,萧条的币圈,跌跌不休将近一年磨灭了很多投机者和小白的暴富梦想,或许也不失为大浪淘沙的一件好事。

的确,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我们亲眼看到了关于应用和技术的热度。至少在这里,已经很少有人还再质疑区块链的未来。

在这里我们几乎没有从一个人的嘴里听到对币价涨跌的兴趣,但我们看到了即便完全是科技圈外的人也在积极想利用区块链技术做些事情。

免责声明:[ 金融之家-JRZJ.COM刊发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