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金融之家】为好友

扫描二维码

或添加QQ 【724996599】成为为好友

满足以下场景,获得更高通过率:

1. 新融资求报道

2. 新公司求报道

3. 新产品求报道

4. 金融新闻爆料

我知道了

如有投稿需求,请发邮件至 tougao@jrzj.com

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大哥卷款失踪,父亲、二弟疑内幕交易,南风股份遭奇葩杨家三父子

来源: 首页 > 金融资讯 > 信托

2018-06-22 11:50:20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丨野马财经

A股混久了,真是什么样的企业都能碰到,一家名为南风股份的公司,又一次刷新了投资者的三观。

6月20日晚间,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泽文、杨子江,持股5%以上股东仇云龙先生以及董事会秘书王娜,因可能涉嫌“4·13内幕交易案”,被上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上市公司实控人涉内幕交易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过,除此之外,杨家人还上演了一系列更加奇葩的事情。

杨家三父子接连出事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杨家父子实则有三人:父亲杨泽文、长子杨子善和次子杨子江。2011年,创立了南风股份的杨泽文辞去董事长一职,长子杨子善正式接班。

杨子善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其在学校积累的技术与人脉,给公司的发展提供了不小的助力,此次传位也一度被视作“富二代”接班的典范。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性的更多面开始暴露。

2018年5月3日,南风股份突然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接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子善家属的通知,目前无法与杨子善先生取得联系。且家属已向警方报案。

消息传出,投资者哗然,因为2018年开年来,由于债务问题,跳楼、失联的上市公司高管不在少数,杨子善如此状况,自然也引来一片猜想。

果不其然,市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久后,南风股份公告表示,杨子善除了利用股票质押获取了3.6亿元借款之外,还可能存在冒用公司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公司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南风股份也因此被冻结了16个银行账户,合计5039.37万元。

换句话说,杨子善的失联,有着很大一部分“人祸”的背景。

带着至少7.4亿元巨款,杨子善至今了无音信,然而,让投资者更加蒙圈的是,仅仅一个月之后,父亲杨泽文和弟弟杨子江也摊上了大事儿。

杨家人再涉内幕交易

6月20日晚间,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杨泽文、杨子江,持股5%以上股东仇云龙先生以及董事会秘书王娜,因可能涉嫌“4·13内幕交易案”,被上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至于“4·13内幕交易案”的具体细节,目前并无公开资料,不过,有一个人物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仇云龙。

仇云龙目前持有公司10.97%的股份,是除杨家三父子之外的第二大股东,其同时为南风股份全资子公司中兴装备的董事长。

而中兴装备是南风股份在2014年时,砸了19.2亿元(现金+股份)重组收购而来。且收购完成前后,股价亦经历了一波14元/股左右至20元/股左右的猛烈上涨。

就本次事件的细节,野马财经致电南风股份董秘办试图求证,但一直无人接听。南方股份公告则称“杨泽文、杨子江、仇云龙、王娜均表示对上述案件不知情,亦未参与”。

真相到底如何还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但野马财经注意到,在内幕交易这件事上,杨家人早有前科,并且正是在中兴装备的并购案上。

证监会相关行政处罚书显示,2013年至2014年南风股份并购中兴装备期间,时任公司董事长杨子善在敏感时期与吴峰、倪晓明等人有过多次电话联系,且吴、倪二人在此期间频繁操作南风股份股票,共计获利39.26万元。

南风股份何去何从?

作为实控人的杨家三父子,一人失踪,两人取保候审,留给上市公司的,只剩下一地鸡毛。

一方面,是高额的潜在负债。

正如上文提及,杨子善可能存在冒用公司名义借款3.8亿元的行为,且公司已有5039万元被冻结,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债权人起诉、索赔,又是否会有更多的债务浮出水面都是个未知数。

2017年南风股份全部营业收入不过8.75亿元,同时亏损2.91亿元,如此多的负债对公司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负担。

另一方面,经营状况走弱。

此次一同被取保候审的还有中兴装备董事长仇云龙,而在2018年1月,中兴装备副总经理陈卫平就已经涉嫌污染环境罪被公安局逮捕。

中兴装备的环节污染争议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大众证券报》就曾引用爆料人言论,称“中兴装备占用村里近三分之二耕地,工厂污染又影响村民身体健康。”

面对这一情形,彼时的南风股份以一则《澄清公告》否认了污染环境的指控,但如今,随着新一波环保风暴的刮起,终是有人承担责任。

除了环保问题,中兴装备的经营状况也在下滑。四年前重组时,双方签有一份《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俗称“对赌协议”),约定中兴装备2017年需实现净利润1.9亿元,但实际只实现1.04亿元,相差近一半。

从公司整体来看,2017年除了巨亏之外,8.75亿元收入中,有5亿元是应收账款。

更加重要的是,如此多暗疾缠身,无论是组织自救还是寻找接盘侠,对南风股份来说都不算容易。

“4·13内幕交易案”到底为何事,携款7.4亿元的杨子善又到底身在何方,南风股份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我们将继续关注,欢迎在文末留下您所了解的情况或者推测。

免责声明:[ 金融之家-JRZJ.COM刊发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责任编辑:野马财经